岳陽信息網> 天下> 國際

事情正在起變化 特朗普凌晨三點多突然翻臉了
作者:    來源: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年11月14日    責任編輯:李璇

  (一)

  什么是外交語言?

  肯定有很多種答案。但我總認為,那就是哪怕再怒氣沖天,也一定要按捺住情緒。語言是一把鋒利的劍,也外交一定要飾以羽毛。國家都有臉面,最好不撕破臉,人情留一線,日后好相見。

  但在特朗普的外交辭典里,這也太虛偽了。

  從巴黎回國后,感覺越想越氣的特朗普,突然就發飆了。作為推特駐白宮首席記者,兩個小時內,他連發了五條火爆推特。


  第一條,真的是石破天驚。 特朗普是這樣說的:

  馬克龍提議建立一支自己的軍隊,保護歐洲防范美國、中國和俄羅斯。但這是德國挑起的一戰和二戰,給法國帶來的結果呢?當我們美國趕到的時候,法國人已經在巴黎開始學德語了。趕緊給北約還錢,否則沒完!

  雖然很短,但特朗普的憤怒,撲面而來。

  1,馬克龍你要建歐洲軍隊,防范中國和俄羅斯,還要防范美國,真是造反了你?

  2,要知道,是德國發動了一戰和二戰,不是美國,我們美國是拯救者。

  3,你們欠北約的錢,趕緊還。否則沒完,但特朗普沒說具體后果,退群?

  4,這一句是最侮辱人的:美國人來拯救時,巴黎已經開始在學習德語了。

  別忘了,法國作家都德的名篇《最后一課》,描述的就是對德國人強迫法國人學習德語的憤怒,因此文中有這樣一句話:法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……

  法國人是很驕傲的,巴黎淪陷是法國最不堪回首的歷史。特朗普,你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,侮辱所有的法國人啊。

  很多人看到,特朗普發這條推特的時間,正是13日凌晨3點50分。

  這么早的時間,很可能特朗普輾轉反側,怎么也睡不著了,心里怒火中燒,那干脆,就對馬克龍開火吧。

  而且,不發則已,下面還有多條在等著馬克龍。


  凌晨5點07分,特朗普又發一條:

  在貿易方面,法國生產很好的紅酒,但美國也是。但問題是,法國對自美國紅酒加征了重稅,使美國紅酒很難在法國銷售。而法國紅酒在美國銷售卻很容易,因為美國稅很低。這不公平,必須改變!


  凌晨5點17分,再推一條:

  現在的問題是,馬克龍民意支持率很低,只有26%;而法國的失業率,幾乎達到了10%。他只是在轉移話題。哦,對了,沒有哪個國家比法國更盛行民族主義了。當然,法國人是很驕傲的民族,他們有權這樣做!……


  或許是感覺說得真有點過頭,緊接著特朗普加了一條,全是英文大寫:

  ……讓法蘭西變得再次偉大!

  凌晨時分,連發四條推特,怒懟馬克龍。


  特朗普心緒難平啊,這次巴黎之行,看來有兩件事深深刺痛了特朗普。

  第一件事,就是馬克龍要建立歐洲軍隊,要防范美國。特朗普真有點勃然大怒。在和馬克龍會談前,就怒斥此舉“非常侮辱”美國。馬克龍的解釋,似乎也沒有平息他的憤怒。他的對策,就是逼歐洲趕緊交北約份子錢,否則他沒完。

  第二件事,就是馬克龍竟然當著他的面怒批民族主義。在凱旋門下的一戰百年紀念中,馬克龍警告,要警惕狹隘的民族主義,因為“民族主義是對愛國主義的背叛 ” ,“說‘我們的利益第一,誰關心別人?’這種話,就抹去了一個國家最珍貴的東西,賦予它生命力的東西,以及不可或缺的東西——它的道德價值觀。”

  馬克龍說得很藝術,也沒有點名道姓。但誰都知道,“美國第一”是特朗普的口號;而且,特朗普還公開宣稱,我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。


  你說,馬克龍這么含沙射影,特朗普怎么不憤怒?

  和馬克龍一樣說話兜圈子,不是特朗普的性格。特朗普的性格就是直接攻擊,于是公開嘲諷法國人學德語,接著笑話馬克龍支持率太低,怎么解氣怎么來。

  你讓馬克龍情何以堪啊!

  (二)

  噴完馬克龍,特朗普又順帶收拾起了美國媒體。

  原因?還是他10日因為法國下雨,沒去原定的美國公墓祭奠,結果導致美國媒體各種批評:就因為一點下雨,居然總統就不去掃墓了。

  特朗普的解釋是這樣的:

  順便說一句,因為過低的能見度,直升機無法起飛赴第一個美軍公墓,當時,我曾建議乘車前往。但特勤局說不,那兒離機場太遠了,會導致整個巴黎進行管制。我第二天就冒著瓢潑大雨,在另一處美軍公墓做了演講,那些“假新聞媒體”卻很少提及!

  特朗普很委屈:

  1,當時確實能見度太低,直升機飛不起來;

  2,我提議要開車去的,但影響太大,特勤局拒絕了;

  3,第二天,我去了另一處公墓,那可是瓢潑大雨啊;

  4,你們這些假新聞媒體,這一點就不報了。

  特朗普那個恨啊。雖然是“順便提一句”,但心中一直放不下,這場雨看來是白淋了。

  而且,他剛回到國內,跟CNN的戰斗又升級了。CNN已經告上法庭,指責白宮剝奪了CNN記者白宮采訪權是違法。此前,特朗普怒斥CNN,將記者趕出了白宮。

  事情正在起變化,斗爭更變得更加激烈,幾點粗淺看法吧:

  第一,特朗普和馬克龍的兄弟情,看來真要完了。 要知道,特朗普舉辦的迄今唯一一次國宴,就是招待馬克龍。他還當著所有人為馬克龍撣灰,說:“我們要讓他成為完人,他就是一個完人”。但也就不到一年時間,完人現在玩完,開始直接人身攻擊了。


  第二,做特朗普的盟友和朋友, 有時真挺難的 。今年去加拿大出席七國峰會,最后也是特朗普拂袖而去,還在“空軍一號”上,特朗普就發推特痛罵加拿大總理特魯多“太虛偽太弱小”。這次興沖沖去法國,又跟馬克龍算徹底鬧掰了。但特朗普還委屈呢:微斯人,吾誰與歸?

  第三,歐美之間的矛盾,要比我們想象的大。 我們總認為,歐美畢竟是盟國,價值觀相同,打斷胳膊連著筋,吵完還得收拾過日子。但從目前來看,歐美的矛盾,真比我們想象得要嚴重。特朗普的一些做法,深深刺痛了歐洲人。別忘了,特朗普還曾怒罵德國人最壞,現在又單挑法國,價值觀上的分歧越來越明顯,大西洋之間的裂痕在空前擴大。

  但歐洲的任何還擊,又被特朗普視為不遜,隨即發動更猛烈的反攻。至于什么人身攻擊,發飆怒罵,不過是他的一碟小菜,這么生猛的美國總統,看得歐洲人也是目瞪口呆。

  這個世界真變了,一場大戲正在上演。國際政治,很精彩吧!


相關閱讀
江苏十一选五走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