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陽信息網> 天下> 娛樂

袁泉:從不覺得自己被低估 演得好壞觀眾都看得到
作者:    來源:新浪娛樂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年11月15日    責任編輯:美崽

  新浪娛樂訊 一身白色連衣裙,袁泉坐在那里,說話輕輕地,老掉牙的那句“文藝范”立馬又浮現在腦海中。因為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唐晶,袁泉重新被大眾認識,也因為此,每次采訪她被問到最多的問題就是“唐晶”。

  包括這次的《風再起時》,她扮演一位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高干之女,何曉鶯。發布會上,主持人就問,“何曉鶯和唐晶有什么區別?” 袁泉說,這種問題她真的不知該怎么回答,“(因為)每一個角色的DNA是完全不同的。”

  事實上,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,袁泉一共只接了兩部戲。她說并非是自己挑,而是現在有了家庭和孩子,總要協調家庭的時間。并且,唐晶火了之后,找來的多數是雷同的職場戲,劇本之外,袁泉坦言自己內心也有一定的需求。

  “比如說,父母的年紀越來越大,我會經常回想起在我小時候他們年輕時的那個樣子,會希望可以多陪伴他們,”袁泉說,“有時候在家里收拾那些老東西的時候,比如說老照片,我就會很感慨,在我生命的這一階段,我突然覺得,我真的很想回到80年代、90年代,想再去重新過一次。”

  《風再起時》提供了這樣一個機會。袁泉回憶在拍攝80年代戲份的時候,看著工廠工人下班,她一度有些晃神。她想起小時候坐在父親的自行車后座,“爸爸的車騎得非常的穩,打盹的時候完全不用去擔心會不會掉下來。”

  很多人說袁泉大器晚成。其實,大學期間,袁泉就參演了很多電影,并拿下了當時仍廣受認可的多個電影獎項。以至于現在,她都很感念那個時候,認為“(那個時候)沒有那么多干擾,有一個讓你很安心的去演戲的環境。”之后,袁泉醉心于話劇表演,加上身體原因,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和大眾視線保持著距離。

  《我的前半生》后,還有一種聲音,認為袁泉是當下最被低估的女演員之一。“如果你真的好,大家是會看得到的;如果你做的不夠好,那大家也能看得到。”袁泉說,“我也是到40歲的時候才等來了唐晶。在唐晶之后,有很多人說我曾經“被低估”,我并沒有這么覺得,因為我并不是每一個角色都做得那么地好。”

  為什么會選擇《風再起時》?

  “想重返80年代 那是我最快樂的童年時代”

  新浪娛樂: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,你接戲都很謹慎,為什么會選擇《風再起時》?

  袁泉:我記得第一次看到劇本大綱,就心想說:“啊!終于有一個80年代的戲來找我!”我一直特別向往重返80年代,那是我最快樂的童年的時代。

袁泉《風再起時》海報

  袁泉《風再起時》海報

  新浪娛樂:說到那個年代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?

  袁泉:那個年代的話,首先我會想到我年輕的爸爸媽媽,然后會想到我們那個溫暖的、很小很小的小房子,會想到放學之后所有的孩子撒丫子在街上跑,我會想到周末的時候跟家人一起到公園里,就像今天我們在公園里看到的一樣,今天會有那種現代的帳篷,當年沒有,我們是一塊塑料布,會帶上媽媽做的醬牛肉,一些水果,跟家人朋友們一塊野餐,那都是我童年特別美好的記憶。

  新浪娛樂:聽你這么描述,感覺整個畫面都是閃著光的。

  袁泉:對啊,所以我當時一看,我說,“啊!終于有80年代的戲來找我,我要接下。”

  新浪娛樂:真正演下來,看到那么多熟悉的物件,會不會懷念之外也會有一些些感傷?

  袁泉:對,很懷念,也會覺得屬于那個時代的氣息真的離我們已經很遠了。

  新浪娛樂:不僅是在片場,生活中也會有這種感慨嗎?

  袁泉:拍戲的時候,現場有一些老家具,一些陳設、環境。我們這個戲里有那種很大的場面,就是當年國營大廠下班之后,所有人騎著自行車回家,那個場面。當時那場戲沒有我,但是我在監視器后面看的時候,就很感動,會有很多關于那個年代的記憶。那時候還沒有那么多的車,都是自行車,我爸爸的車騎的非常穩,小時候坐在爸爸自行車后座上打盹,完全不用去擔心會不會掉下去。

  新浪娛樂:這次扮演的角色恰好是父母那一輩,你覺得那個時代的人有什么樣的特質?

  袁泉:那個年代的創業者們,還沒有今天這么多物質生活的吸引,我覺得他們真的都是充滿了理想。可能從精神層面,他們對自己的要求更多。我和陸毅的角色都是轉業的軍人,退伍之后他們要面臨一個新的選擇。在那樣一個時代,一切都要從頭開始。人一生當中能碰到幾個這種“從頭開始”,這真的是需要勇氣和犧牲的。

袁泉《風再起時》劇照

  袁泉《風再起時》劇照

  新浪娛樂:對,這種“從頭開始”的體驗并不是每個人都會有,一輩子遇到一次就已經很銘心刻骨了。

  袁泉:對,但是這個角色身上有兩次,一次是退伍之后,第二次是在離婚之后。這個角色身上有我特別感動的地方,她始終有一個信念,不管以什么樣的方式,她會默默的去反省自己,默默的去努力,調整自己,最終成為了她想成為的那個人。

  新浪娛樂:這種性格活下來應該也挺累的。為什么老是在反省自己?

  袁泉:會很辛苦。我覺得可能是對他們那一代人來講,社會變化太大了,短短的十年當中,整個生活,包括你對職業的選擇,你的價值觀,都受到很大的沖擊。你要如何在這種大潮當中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,這個是不容易的。

  新浪娛樂:說回這種“從頭開始”的體驗,從小到大,你生活中有過這種相似的體驗嗎?

  袁泉:好像沒有。我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,有時候會覺得,那時候跟生活在當代是完全不同的,當代有當代的壓力,有需要面對的。但是,在那個年代,我覺得她可以選擇勇敢的去遵從自己內心的選擇,該放掉的放掉,我想要成為什么樣子,我就從零開始努力。這份勇氣很打動我。

  接戲標準?

  “劇本是一方面,我內心也有某種需求”

  新浪娛樂: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選擇越來越多,你一般怎么取舍?

  袁泉:《前半生》之后我一共就接了兩部戲。在那之后,可能找我的職場戲會比較多,但正好那個時候就特別期望能夠演到這種懷舊題材的戲。其實,演員每次在選擇劇本的時候,除了劇本本身之外,他可能還有自己內心的某種需求。

  新浪娛樂:你現在的需求是什么?

  袁泉:比如說,父母的年紀越來越大,我會經常回想起在我小時候他們年輕時的那個樣子,會希望可以多陪伴他們。有時候在家里收拾那些老東西的時候,比如說老照片,我就會很有感慨。在我生命的這一階段,我突然覺得,我真的很想回到80年代、90年代,想再去重新過一次。

  新浪娛樂:這次算是了了心中的小愿望。

  袁泉:好像還沒過癮。80年代、90年代在我的記憶里真的是充滿了美好的回憶。

  新浪娛樂:所以接下來還期望再在那個時代里過一回?

  袁泉:對,如果還能有那樣的劇本的話。

  新浪娛樂:剛才說到《前半生》之后只接了兩部戲,是不是也是自己要求比較高,所以要挑剔一些?

  袁泉:這個要怎么說……其實并沒有那么的挑剔,只是(而且)現在這個階段我確實沒有辦法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,一年當中工作的時間也就那么幾個月。

  新浪娛樂:大部分的時間要留給家庭?

  袁泉:對。所以可能還要碰運氣,比如正好你有時間的時候有什么戲,要在這個可選的范圍當中去選擇。

  被低估的女演員?

  “懷念剛入行的時候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被低估”

  新浪娛樂:大家提到你,包括我自己,首先想到的就是文藝范兒。你之前在采訪中也說它只是一個標簽,你自己怎么看待這種標簽?

  袁泉:也沒有范兒啊,(笑)生活中就是比較真實的樣子。標簽的話,其實不管你如何看待,你也會被貼上標簽,所以我沒有什么看法。有的時候,身在一個游戲規則當中,你需要去適應,你需要去排除干擾,把自己該演的戲演好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袁泉寫真

  袁泉寫真

  新浪娛樂:你拍戲比較早,之前還是學生的時候就拍了不少電影,還拿了很多獎項。現在回頭看看,你會懷念那個時代嗎?

  袁泉:我覺得那個時代作為演員還挺幸福的。(新浪娛樂:怎么說?)就是還能有一個讓你很安心的去演戲的環境。現在可能干擾會比較多一些,所以現在的年輕演員非常不容易。

  新浪娛樂:對,當下大家對演技、對流量的批評都蠻嚴厲的。

  袁泉:完全是另外一個氣氛,所以我還挺懷念我們剛入行的那個時候。

  新浪娛樂:有沒有哪一部戲,或者像哪一位導演讓你至今印象深刻?

  袁泉:我合作過的好多導演,像我第一部電影的導演滕文驥導演(《春天的狂想》),彭小蓮導演(《上海倫巴》)。這都是我上大學的時候,他們當時就有這樣的魄力去用一個完全沒有演戲經驗的新人。還有霍建起導演(《藍色愛情》)、楊亞洲導演(《美麗的大腳》),之后拍電視劇,張建棟導演(《完美》),到這幾年拍的這些戲,我成長道路上真的碰到了很多的良師益友。

  新浪娛樂:《我的前半生》之后,有一種聲音是說,袁泉是中國最被低估的女演員之一。你怎么看這種說法?

  袁泉:沒有人會高估你或者低估你,你是什么樣子,大家會根據你所塑造出來的角色來判斷,或者來選擇你是一個什么樣價值的演員。我覺得其實并不存在“低估”或者是“高估”。如果你真的好,大家是會看得到的;如果你做得不夠好,那大家也能看得到。

袁泉《我的前半生》劇照

袁泉《我的前半生》劇照

  新浪娛樂:大概什么時候開始有這種思考?

  袁泉:我覺得其實很難做到每一部戲都能夠達到一個什么樣的標準,很難的。我也是到40歲的時候才等來了唐晶。在唐晶之后,有很多人說我曾經“被低估”,我并沒有這么覺得,因為我并不是每一個角色都做得那么地好。等到終于有一天你做好了,被觀眾看到了,這很正常。(安東/文 王賜安/攝像)


相關閱讀
江苏十一选五走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