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陽信息網> 文化

陳榮輝美文《夏日觀云》
作者:陳榮輝    來源:瀟湘原創之家    發布時間:2018年08月31日    責任編輯:謝羽

作者簡介

       陳榮輝,長沙外國語學校教師,喜歡讀點書,偶爾寫幾句,就為記錄心底泛起的那縷漣漪。


        清晨,一切都在溫暖中蘇醒。

        太陽從樓頂的那個角落里伸出了大半個腦袋, 睡足了似的,亮得有些刺眼。于是,大半個樓沐浴在祥和的光亮中,有些懶懶的,暖洋洋的,也亮亮的。連同反射了太陽光輝的向陽的某扇玻璃也一閃一閃的。 

        微風輕拂。水邊的柳條婆娑起舞,風中樹葉窸窸窣窣。知了賣勁地叫喊著,吱吱聲中,鳥的婉轉清脆會偶爾溜過。小區里有練太極、舞劍的老人。年輕的媽媽推著嬰兒車前行,小孩兒卻反過頭來,哇哇求抱抱。跑步的小青年腳步輕盈,后面的小狗跟著一蹦一跳。清掃落葉的小車來回地在林蔭道上工作,兩個騎小單車的小男孩停下來,好奇地觀望著。草地角落里的那把椅子,平時供人休閑,現在它卻落寞地呆在那里了。此刻,腳步匆匆的人應該都坐在辦公室里或者會議桌前了吧。小區里人不多,沒有傍晚時廣場舞曲的喧囂。藍色或者魚白色的天空,溫潤如玉,純凈得讓人瞬間就能夠跌進了溫柔之中。沉靜、深遠的天空下,一切顯得有些清爽,也有些清冷。

       白云不知從何時何處開始生長起來了,慢慢地向四周綿延開來。天空無法純凈了。白云或舒或卷,千形萬象,點綴其間。如高山疊起、如溝壑極涌;輕盈如飄絮、悠悠作奇峰狀;有的如被踩踏過的雪地,失去了綿柔的詩意。有的絲絲縷縷。如同滴在水中的一滴墨,漸漸彌漫氤氳,不知不覺中已綿延成嶺。云的變化無窮給碧藍的天空增加了靈動和優雅。

      于是,慢慢地,整個建筑都浸潤在陽光的明亮和干凈里。如果你能濾掉陽光的灼烈,那么,如夢幻般的美就會不斷地在你的面前呈現。

      往上,你看到的是高高低低,大大小小,鱗次櫛比的房子。那朵大大的云,好像是從樓的那一角躡手躡腳地潛移過來的。如果兩棟高樓之間還夾著一座矮小的建筑,那么,這朵云就好像很知趣的,悄悄地在矮矮的屋脊上歇個腳。深紅、暗黃的建筑物似和白云靜默偎依,干凈、闊遠、明亮的藍天成了背景,相互輝映,煞是好看。又或是三三兩兩的建筑整齊地矗立在山坡之上,樹木蔥隆、樓宇明亮、天空高曠。白云游弋在樓宇和群綠之間。明亮,虛幻一般的景致,幽雅絕俗,如同油畫、夢境、仙界。仿佛褪去了煙火氣,云的村落一般!“華表鶴聲天外迥,蓬萊仙界海萬通”,讓人忽生“仙界一日內,人間千載窮”的悠悠之感。

      往下,就是大地。有大樹的地方才有濃蔭,否則就是明晃晃的陽光了。川流不息的車輛,來來往往的行人,有開闊的馬路延伸到前方,路的盡頭就是那高低錯落的房子了。他們林立在遠處天的藍色的背景底下。近處,一臺停在路邊的車、一根伸出去的指路牌、或者是一盞路燈......醒目而不突兀。白天的某個時段,這個世界如果偶爾能夠安靜下來,放眼一望,一切干凈利落明麗,那感覺,真是恍如脫俗,讓人頓生天上人間的錯愕......

      白云悠悠,可以思接千載。然而在萬里不過咫尺的今天,“南北東西似客身,遠峰高鳥自為鄰”的浮云游子的漂泊之苦有些淡化;“黑云壓城”、“愁云慘淡”的緊張和危急暫時遠離; 李白吟唱“眾鳥高飛盡,孤云獨去閑”,他的曠世孤獨早已經消融在他的那一杯生命的烈酒里。白云處處常隨君,它生葉不生根,有形不累物,無跡卻隨風,溶溶曳曳,自我舒張,瀟瀟灑灑。實在令人羨慕的,是它的這份無機和自在。閑云野鶴,卻非一般人能為。

      南朝時,陶弘景隱于局曲山。齊高帝蕭道成有詔問他:“山中何所有?”他作詩答曰:山中何所有?嶺上多白云。只可自怡悅,不堪持寄君”。所以信筆寫一通,只是因為風景在身邊,我有一整天的滿心歡愉了。


相關閱讀
江苏十一选五走玩法介绍